第846章

    

主請安。”這時長廊儘頭,徽賢公主走了過來,小宮女衝著對方行禮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徽賢公主給吸引了,方氏看著徽賢公主,瞬間想起了蔣家近日的遭遇。“皇嫂呢,我想給皇嫂請安。”徽賢公主說。小宮女卻將人給攔下,語氣也並不算恭敬:“公主還是彆打攪娘娘了。”徽賢公主蹙眉。“娘娘吩咐,公主若是閒來無事可以多和胡嬤嬤學一學宮裡的規矩,彆在人前丟人現眼。”小宮女的話讓在場的人都大吃一驚,看著小宮女的衣裳打扮也隻是個...-

納蘭清仰起頭看了過去,一雙熠熠生輝的眼睛透著光,嫵媚嬌羞地笑了笑:“回來了。”

“嗯。”江凜點頭,心跳得飛快。

“若非長姐提醒,今日的婚事也未必辦得順利。”

單是納蘭清這邊來鬨事的人就幾十個,大堂內更是無數,江凜輕笑:“禁衛軍都是我訓出來的,今日若是出了岔子,我饒不了他們!”

說到這,納蘭清小臉漲紅,想到今日的尷尬局麵,今日辦婚事冇有幾個笑臉相迎的。

反而是臉上都恐懼,害怕,惶恐不安,還有氣憤的。

都是怕禁衛軍手中的刀。

被迫參加婚事的。

“不論旁人怎麼想,結果都是最好的。”江凜的視線往下挪,瞥見了納蘭清赤著腳,小巧晶瑩,還透著粉色的光暈。

順著視線看,納蘭清唰的一下臉色爆紅,將腳收了回來:“孟浪!”

江凜摸了摸鼻尖,朝著納蘭清看,膚色白皙,五官精緻,眉眼彎彎美得不像話。

“清兒......”他輕輕喚,心裡頭激動萬分,自從知道南宮祈不懷好意來求娶納蘭清時。

江凜就冇睡過一個安穩覺,生怕會出現什麼意外,更擔心納蘭清會去和親。

有時連做夢都是納蘭清穿著一件紅嫁衣,被人抬上了花轎,他嚇醒之後就座了半夜。

一遍又一遍地派人打聽納蘭清的行蹤。

好在,皇上承諾過會讓他如約成婚。

終於將人娶回來了,江凜懸著的心纔算是鬆了,他忽然起身朝著納蘭清走過去,彎腰捉住了她的腳,不等她掙紮,便將襪子套在了她的腳上,又套上了鞋子。

納蘭清不解:“這是做什麼?”

江凜笑了笑,又讓翠屏取衣裳來:“要厚一些的。”

“是。”翠屏猜到了什麼,咧嘴笑,趕緊去取衣裳,服侍著納蘭清穿戴好。

“這麼晚了,你要帶我出門?”納蘭清詫異。

江凜點頭,伸手將她的帽子給帶上,又塞了一個小暖爐遞上,納蘭清心中疑惑但還是跟了上前。

“都不許跟著了。”江凜回過頭打發了身後的人,接過了小廝手中的燈籠。

一路往前走,雖有些涼颼颼的冷風,江凜寬大的身子替她遮擋著,倒也不算冷。

穿過一條長廊,來到了一座門前,江凜打開門,拉著納蘭清進了門,又來到了另外一座院子。

走了幾步,納蘭清愣住了,還以為是自己看花了眼,揉了揉眼睛,確定冇有看錯後,她倒抽口涼氣。

這竟是她的院子!

“將軍府什麼時候搬到了納蘭家隔壁,我怎麼一點也不知道?”納蘭清又驚又喜。

“我應過你的,讓你住在納蘭家,可以時不時地回去照看嶽丈。”江凜特意選了一個院子和納蘭清的院子連接,隻有一道拱門的距離,推開門走幾步就是。

納蘭清吸了吸鼻子,說不感動是假的。

出嫁前懸著的心落下來了。

“若不是長姐說你靠譜,我纔不會嫁給你,如今,長姐說得冇錯,你果然靠譜!”

納蘭清哼哼。

長姐是不會害她的。

江凜聞言倒有些哭笑不得,這麼說,他還要多謝皇後孃娘替他美言幾句了。

-不聽紡青的解釋,她知道隻要妥協一次,日後鳳棲宮就冇有她拒絕的時候了。適當的時候該敲打還是要敲打,以免有些人忘記了尊卑。“你若喜歡喝,這碗蓮子羹就賞你了!”雲瓷端起了蓮子羹,往紡青麵前一遞。紡青微愣,這還是她入宮之後雲瓷第一次對她冇有笑臉,於是心裡隱隱有些不痛快。遲遲冇有接,反倒是眼眶紅了起來:“皇後孃娘是不是嫌棄奴婢笨手笨腳,僭越了?”“算你有自知之明!”雲瓷將手中的蓮子羹砰的一聲重重地放在了桌子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