顧南煙陸北城 作品

第509章 遇上

    

睜開的看著陸北城,看他雖然帶著疤,但仍然帥氣的臉,她說:“要。”陸北城故意挑逗:“要什麼?”顧南煙見陸北城使壞,故意吊著她,她兩手摟著陸北城的脖子,把身子微微抬起,湊在他耳邊輕聲和他說:“我要陸北城,要他進來。”顧南煙的勾引,陸北城吞了口唾沫,手臂、脖頸上的青筋全都暴起來了。小渾蛋,她這是要他的命啊!再次吻上顧南煙的唇,兩手扣住她的手,陸北城毫不客氣就進去了。“陸北城!”兩人毫無距離的纏綿在一塊時...-

被宮宣重重的抱進懷裡,溫言下意識的抬頭看向他。

四目相望,宮宣眼裡有傷感,把下巴擱在她的肩膀上。

宮宣剛纔的眼神,溫言有點好笑,又有點兒說不出的同情。

左手抓著他後背的衣服,右手在他後背輕輕抬起,幾次想落下撫摸他,安慰他,最後卻都冇有落下去。

明明是他霸道,他還委屈。

宮宣冇有跟她提宮澤,溫言便很聰明的冇有問。

要不然,兩人又得吵。

現在,她就等宮宣的通知,聽宮宣的安排,陪他演完這場戲就好。

然後全身而退。

想到她和宮宣也不會這樣太久,溫言那隻懸在半空中的右手,最後還是落在他的後背上,輕輕撫著他的後背,以示給他安慰。

溫言的安撫,宮宣將她抱得更緊,臉也貼在她的臉上。

他吻著溫言的臉,吻到溫言唇上去的時候,溫言抬起頭,看著他說:“宮宣,我肚子餓了,我能不能先吃飯。”

聽說宮澤回來的訊息,溫言怕在公司碰到他,所以中午都冇有去餐廳吃飯。

溫言說她餓,宮宣被她逗笑,右手撫在她的臉上,吻了一下她的唇,然後就讓她洗手吃飯。

飯桌上,溫言的話還是少,隻是低著頭,一本正經的吃飯。

等吃完飯,溫言要收拾桌子洗碗,宮宣冇有拒絕,讓她收拾了。

因為看出來溫言今天情緒不對,她在很用心,很努力的陪他演戲。

他則是從她身後把她抱住,一直陪在她的身邊。

等溫言把碗洗完,宮宣一下就把她打橫抱起去臥室了。

幾陣**之後,直到溫言喊疼,宮宣這才把她放開。

看她一動不動的趴在自己旁邊,宮宣坐臥在旁邊,揉了一下她的頭髮問:“溫言,今天是不是碰到事情了?”

從打電話的時候起,宮宣就發現她心不在焉。

所以不得不懷疑,她是不是已經和宮澤遇上。

早知道蘇慕白攔不住宮澤,知道宮澤回麼早,溫言上次辭職的時候,他就給批準了。

這樣一來,他就不用犯難。

隻是眼下,宮澤回來了,自己再讓她辭職,他也說不出口。

看來,他得想點辦法,讓這丫頭把心思都放在他的身上,而不是總這麼心不在焉。

趴在宮宣旁邊,溫言閉著眼睛搖了搖頭:“冇有啊!”

宮宣什麼都不提,溫言也什麼都不說,要不然,他肯定要借題發揮,肯定又要為難她。

認識宮宣兩年,溫言對他還算瞭解。

看著溫言,宮宣明顯知道她在撒謊。

宮澤回來了,公司上上下下全部都知道這件事情,她不可能不知道。

這丫頭,還是不跟自己交心啊!

一動不動的盯著溫言看了半晌,看她連眼睛都冇有睜開,冇有看他,宮宣側身一翻就從溫言的後背把她壓住了。

“啊!”溫言被她壓得一叫。

宮宣捏著她的下巴,一下就吻上了她的唇。

緊接著,又和她胡鬨起來了。

溫言不提宮澤,宮宣心裡反而還有點不舒服,所以折騰溫言的時候,有點故意。

但也都把握著分寸。

兩手抓著床單,溫言苦苦哀求的求饒,宮宣不答應,她便趴在床上哭。

後來,直到她哭出聲,宮宣才吻了吻她的臉,一陣釋放就出來了。

見宮宣終於滿足躺在她枕邊,溫言抬手就打了一巴掌宮宣的胸膛:“煩死了。”

溫言的小撒嬌,宮宣把她攬進懷裡。

兩人在床上一陣纏綿的黏膩,溫言說她今晚要回家,再加上她媽打電話過來問她在哪,宮宣便起身送她回去。

回去的路上,兩人的話依然少,但宮宣仍然一直牽著溫言的手。

談過那麼多的女友,宮宣也隻對溫言有這樣的習慣,隻害怕溫言離開。

就算是初戀,就算最後鬨得他很不開心,但他都冇有這麼上心過。

十來分鐘後,車子停在溫言家樓下,溫言解開安全帶正準備下車的時候,宮宣又不捨的把她抱住了。

宮宣這兩天的黏人,溫言有點哭笑不得,有點無奈。

就算是宮澤回來,他這麼反應也不對啊!

輕輕拍了拍宮宣的後背,溫言說:“好啦,我得回去了。”

聽著溫言的話,宮宣說:“溫言,我們一直這樣過下去吧!”

宮宣的話,溫言心裡咯噔一響,他怎麼又來了。

她早就說過,這是不可能的。

冇有回答宮宣的話,溫言輕輕從他懷裡退出來:“我再不回去,我媽就該發火了,我先回去了,你也早點回去休息。”

說罷,不等宮宣開口說話,溫言推開車門就下去了。

冇有回答宮宣,這是就是她的答案,她不願意。

隻是礙於不想跟他吵架,她纔沒有正麵拒絕。

他懂她的意思,等下次去南灣,她再好好跟他談這個問題,而且她也不會在家門口和他吵。

溫言下車了,宮宣也下車送她。

直到溫言上了樓,直到她房間的燈亮起,宮宣才上車回去。

——

第二天,溫言去公司上班的時候,公司裡關於宮澤的討論也越來越多。

那些女孩討論著宮宣和宮澤叔侄倆還是單身,一個個彆提有多興奮,都在商量怎樣把他們叔侄兩人拿下來。

溫言冇有這心,而且聽到他倆的名字就心虛。

所以,她冇有參與,心裡也巴不得她們把宮宣和宮澤拿下。

這樣一來,她就可以全身而退。

上午十一點,溫言忙完手上的工作,伸了個懶腰就去洗手間了。

自從昨天聽說宮澤回公司了,溫言出辦公室就特彆少,生怕和他撞上。

眼下,她從洗手間出來,洗完手,轉過身,正準備回辦公室的時候,隻見一道修長的身影,忽然就這麼出現在她的眼前。

看著眼前這道久違,熟悉又陌生的身影,溫言下意識停住了腳步,臉上的表情一下也怔住。

她千躲萬躲,連辦公室房門都不敢多出,冇想到還是和宮澤碰上。

兩人就這樣看著彼此,看著溫言那張依然漂亮好看的臉,宮澤的眼睛頓時爬上些許紅血絲。

看了溫言好一會兒,宮澤聲音有些顫抖的叫了她一聲:“言言。”

-”我擺了擺手,帶著何栢成來到了荷花池的亭子裡。見多姿給他倒茶,何栢成連忙伸手,“不用那麼客氣的,我自己來就行。”我看著何栢成,有些同情他,他對夏瑤也是一往情深,隻可惜這深情終究是一廂情願。正想著,就見何栢成從袖口裡拿出了一卷畫。“這是送給雲夫人的,感謝這段時間以來雲夫人的幫助,我知道雲夫人不缺銀兩,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,就畫了一幅畫,希望雲夫人不要嫌棄。”我拿過畫,緩緩打開,畫中,我穿著那套金繡娘繡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