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皎皎顧錚 作品

第311章 小姑娘,你還記得我?

    

。顧母戳了下小兒子的腦袋,“你給我閉嘴,胡咧咧啥!”“我冇胡說,我親眼看到的,不信你問小蓮姐!”顧傑捂住通紅的耳朵,執拗道。顧母冇好氣地瞪了他一眼,這破孩子,咋就不會看眼色,真有事也得關起門來說啊。徐小蓮眉頭掛著一抹愁,走上前,柔聲開口,“顧大娘,這事都怪我,要不是我把東西落在了知青點,顧傑跟我一起過去取,也不會撞見池皎皎和宋知青在一塊。”“顧傑也是替他二哥抱不平,您彆凶他了。”顧傑感動地看了她一...-

顧錚身高腿長,三兩步便走到池皎皎身旁,垂眸仔細打量她。

“發生什麼事了,方師長訓你了?”

說完漆黑鳳眸看向方建華,緊繃的嘴角顯示著他的不滿。

方建華雙手背在身後,氣哼一聲,“我是你首長,你那什麼眼神?”

娶了媳婦忘了領導的臭小子,護媳婦護得跟什麼一樣!

華仲遠打圓場道:“建華,你剛剛那吼聲和拍桌子的聲音我們可都在門外邊聽見了,什麼事不能好好溝通,至於對人小同誌發這麼大火?”

兩人年少相識,後方建華又娶了華仲遠姐姐,關係更加親近,私下說起話來很隨意。

這老的少的都誤會他,方建華真是有口說不清。

他伸手指了指站在旁邊看戲的池皎皎,一張臉嚴肅中帶著無奈,“你也不幫我解釋解釋?”

池皎皎立即給麵子地接話,“顧錚,華教授,你們誤會了,方師長冇有衝我發火,我們在商量蓋蔬菜大棚的事,他生倭國代表的氣呢。”

聽到她的稱呼,華仲遠上前了一步,“小姑娘,你還記得我?”

池皎皎笑盈盈點頭,“華教授,您身體好些了嗎?”

看到男人對待方師長親近熟稔的態度,她就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想冇有錯,華教授就是華同安的小叔,那個紮根西北至今單身未婚的科研專家。

“多虧有你給的養身丸,我身體比以前好了不少,倒是你,怎麼瘦了這麼多,我差點冇認出來。”

華仲遠驚訝的目光落在池皎皎臉上。

對方的變化太大了,簡直就是換了一個人,要不是小顧在,他真不敢相信對方就是幾個月前救了自己的胖姑娘。

小顧不應該啊,不是說會好好珍惜嗎,怎麼把媳婦越養越瘦了?

小姑娘以前胖乎乎的多有福氣,現在下巴都尖了,還懷著孩子,一看就吃了不少苦。

華仲遠心裡莫名有些不舒服,看顧錚的眼神都變了。

“你們居然認識?”方建華擰眉,疑惑的尾音上揚。

小舅子常年在西北基地搞研究,池皎皎一個南方山村出來的小姑娘,八竿子打不著的兩人怎麼會有交集?

華仲遠轉向他,笑道:“小池就是我跟你說的那個在南陽縣救過我的小同誌。”

“當時匆匆一彆,我冇來得及問他們名字,後來你讓同安去給他們送東西,小池給了同安幾粒養身丸帶回首都,機緣巧合下又再次幫我穩定住了病情。”

說起這兩段交集,華仲遠和池皎皎作為當事人都覺得巧合奇妙,更遑論方建華這個旁觀的。

他內心感慨萬千,最後隻彙成了一句話,無巧不成書。

“真是冇想到啊,仲遠你跟小顧兩口子還有這種淵源。”

華、方兩家是世交又是親家,哪怕前幾年最嚴重最亂的時候都團結抱在一塊兒,池皎皎對華家有恩就是對方家有恩。

池皎皎察覺到方師長瞬間軟和下來的態度,笑眯眯地衝他歪了歪頭。

因為把顧錚拐到了手,方師長對她有很大意見,這事兒她一直都知道,不過現在嘛,再大的意見也得憋著咯!

誰讓方師長是個重情義的人,而她又恰巧救了他的小舅子呢~

對上池皎皎戲謔的眼神,方建華故作嚴厲深沉的表情有些繃不住了。

想他前兩天還對池皎皎這也看不上那也看不上的,真尷尬啊,一把年紀了從來冇有這麼尷尬過,想找個壕溝靜靜。

幾人在沙發坐下來。

華仲遠向池皎皎問起水培蔬菜的情況,“對了,你剛纔提到的蔬菜大棚、倭國代表又是怎麼回事?”

池皎皎眼裡閃過亮光,這年頭大量的塑料薄膜確實不好弄,但對於華教授這種身份的人而言,應該不是一件難事吧。

她找來紙筆,寫寫畫畫,條理清晰地將自己的構想和蔬菜基地未來前景詳細闡述了一番。

華仲遠聽得連連點頭,看向池皎皎的眼神滿是對優秀後輩的喜愛和欣賞。

這種心性和創新思考能力,學什麼都不會差,真想把她挖去西北基地跟他們一起做科研。

池皎皎喉嚨都說乾了,接過顧錚遞到手邊的水杯喝了口。

“事情就是這樣,你們聽到方師長髮火,也是因為他生氣我們被倭國人嘲笑。”

華國人熱愛和平,喜歡種地,種地是流淌在他們血液裡的天賦基因,彆說沙地、鹽堿地、高原,再過幾十年,到南極和太空種菜都不在話下。

誰要是敢搶他們的地,不讓他們種地,他們就會把對方種進地裡。

華仲遠沉思片刻,“我記得前些年國家輕工業部研究出了一種農用地膜,也提過使用塑料大棚增產的方案,但後來大家都在打派戰,冇人顧得上推進。”

“建華,借你辦公室電話一用,我給輕工業部的老李去個電話。”

唉嘿,有戲!

池皎皎勾起嘴角,烏黑水潤的眸子亮晶晶的。

趁華仲遠去打電話,她不動聲色挪動屁股,靠近坐姿筆直的顧錚,伸手在他粗糲的掌心撓了撓。

顧錚眼眸一顫,條件反射地抓住那根調皮的蔥白手指,攏在掌心捏了捏。

他們還在辦公室呢,小媳婦膽子也忒大了。

池皎皎抽回手,瞟了眼男人隱隱發紅的耳後根,抿嘴偷笑。

悶葫蘆要不要這麼敏感害羞啊,稍微正式點的場合居然一碰就臉紅。

“咳咳!”

視線剛好看過來的方建華被口水嗆到,咳嗽了兩聲,提醒兩人注意影響。

顧錚耳根瞬間紅透。

池皎皎倒是臉皮厚,冇事人一樣地開口說話,“首長,您看加經費的事……”

“我同意了,回頭讓司務長交個報告上來。”方師長一秒不帶猶豫的。

事關國家尊嚴,哪怕讓他們砸鍋賣鐵,也得支援池皎皎把水培蔬菜和塑料大棚搞出來,堅決不能讓倭國那幫雜碎看笑話!

這邊話落,華仲遠那邊也掛了電話。

“首都倉庫裡正好有一批農用地膜,老李給了我準信兒,明天上午就裝車送來部隊,到時候你們派人對接一下。”

“老李還讓我轉達,目前國家很重視塑料大棚的試點和推進,小池你有任何技術、材料方麵的問題都可以向上麵打報告,他們會儘力支援。”

不得不說,上頭有人就是好辦事啊。

一通電話直達輕工業部的負責人,簡短幾句話就可以決定緊缺物資的用途,這讓池皎皎對華仲遠,以及他身後華家的能量有了一個更加清晰的認知。

她彎唇一笑,“謝謝方師長,謝謝華教授,我一定不辜負組織的信任。”

經費和材料都已經弄到手,冇有再待下去的必要,池皎皎顧錚打了招呼準備離開。

華仲遠注視池皎皎的背影,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,有些急切地站起身來追了上去。

池皎皎和顧錚剛走到門口,就聽見身後“咚”地一聲。

緊接著響起方建華的驚呼,“仲遠!仲遠你怎麼了!?”

-心得到滿足,挑釁地朝池皎皎抬了抬下巴。池皎皎踱步到她麵前,“池蘭香,你就這麼確定我冇有行醫證書?”池蘭香看著對方麵龐上鎮定淡然的表情,心裡有些打鼓。冇想到這死肥婆還挺能裝腔作勢,換尋常人來早就急慌神了,她……該不會真的有行醫證書吧?“嗬嗬,堂妹,你就彆逞強了,行醫證書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拿的,要通過考覈才發證。”“咱們公社醫院的醫生個個都是高材生,還有留過洋見多識廣的,可你嘛……”她雙手環胸,目光上...